全球监管机构“大招”频出 零售外汇行业刮起“监管风暴”

文 / TIER 2017-02-27 10:08:05 来源:FX168财经网

FX168财经报社(香港)讯 2017年3月29-31日,FX168财经集团将联手两大国际知名会展公司Finance Magnates(FM)和Conversion Pros,首次举办“2017亚洲交易博览”,届时将有多家知名外汇经纪商亮相此次博览会。对于投资者而言,在选择一家平台时,尽管不是唯一的考量因素,但平台的监管信息对于投资者自身的利益无疑至关重要,而在2月初令人震惊的福汇被驱逐出美国市场事件曝出之后,监管愈发成为当前外汇零售行业的焦点话题。本文整理了最近几年全球主要监管机构的一些具有行业影响力的动作,及其对经纪商和投资者的影响,从而让大家对于当前行业身处的监管环境有更加直观深入的了解。

近期全球外汇行业刮起了更加严格的监管风潮。从CySEC宣布禁止交易赠金并设置50倍杠杆上限,到NFA要求美国外汇经纪商公布更多数据,再到FCA提出对CFD产品更严格的监管规定,监管机构的更多新规标志和行业监管愈发严格,而近期的“福汇事件”更是进一步确立了行业监管趋严的现实。

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2月6日发布公告,对福汇美国(FOREX CAPITAL MARKETS LLC)、其母公司福汇控股(FXCM Holdings)以及两名创始合伙人Dror Niv和William Ahdout处以700万美元的民事罚款,以了结其对该公司向零售外汇客户提供虚假及误导信息的指控。同时,福汇还同意撤回在CFTC处的注册登记,并承诺永不重新寻求注册。这也意味着,福汇在美国市场遭到禁入。

在CFTC公告发布之后,全美期货协会(NFA)也表示,撤销福汇的成员资格并永久禁止其再次加入,2017年2月21日开始生效。监管机构发现,2009年9月至2014年期间,福汇在向NFA提交的文件中针对零售客户中存在虚假及误导性陈述,其中隐瞒其最重要的做市商关系。

2月10日,嘉盛集团零售业务总裁Samantha Roady确认嘉盛将收购美国客户业务的收购传闻。她表示,目前相关收购协议已经签完。一位了解收购过程的知情人士透露:“这起收购的更大意义,在于随着监管趋严,外汇经纪商必须通过行业整合重塑自身合规经营形象,以挽留更多外汇投资者。”

平台监管信息对于投资者为何如此重要?

对于普通投资者而言,除了关注平台提供的资金安全性的承诺之外,平台本身的监管信息也至关重要。一家平台拥有哪个(或者哪几个)监管机构的牌照,相关监管机构近期有何举措,未来可能会采取何种行动,都可能会对投资者的切身利益产生影响。

作为资本市场上的弱势群体,普通投资者期望监管机构能够对其利益提供更好的保护。一般而言,受监管的平台在财务状况、管理规范、基础设施等方面都有明确的要求,在日常操作时也会更加规范。

但不同监管机构对于不同的违规行为可能有不同的处理方式,有些可能只是罚款了事,而有些则“下手较重”——撤销牌照和终生不得进行外汇交易等。另外,同样一个监管机构,其也处于监管要求不断变化的过程之中,这更加需要引起投资者的关注。

通过“福汇遭逐”事件,投资者应该看到世界一流金融国家严格(甚至可以说是不讲情面)的监管力度,而事实上,正是这种法看似“冷冰冰”的制度起到了切实保障投资者利益的效果。

(图片来源:FX168财经网)

CySEC限制赠金活动

作为欧洲著名的监管机构,塞浦路斯证券交易委员会(CySEC)近期不断收紧监管措施,去年12月CySEC要求受监管的所有经纪商停止针对零售客户的交易赠金,同时还设置50倍杠杆上限。赠金营销此前一直是零售外汇经纪商的主要营销手段,该措施瞬间引发“行业巨震”。

不少受Cysec监管的经纪商受到影响,尤其是二元期权行业。英国外汇经纪商Plus500就在Cysec发布禁止赠金措施后股价一度暴跌18%。

CySEC 2月2日宣布下一步目标为整顿受管制的零售外汇、差价合约(CFDs)以及二元期权经纪行业。

CySEC给所有持塞浦路斯投资公司(CIF)许可证的在岸经纪商发送了一份新通知,这份通知设计涉及销售和营销、第三方外包服务、提供投资建议以及销售人员能力。此外,这份新规定重点关注过于激进和误导性的销售技巧,这在该行业非常盛行。

“新规定”亮点包括以下几个方面:销售人员禁止给客户提供投资建议。鉴于一些经纪商被授权提供投资建议,但这也仅限于相关部门被授权和合格的员工来负责提供建议。

经纪商员工在与客户沟通时必须使用真实姓名,不可以使用别名、假名或提供信用方面的虚假信息。经纪商员工禁止:1)经常、重复给客户打电话;2)使用激进的言语;3)施压客户;4)督促或建议客户投资以及存款。

2月6日,CySEC在其努力使得金融服务机构更加严格地遵守其监管规定的道路上更进一步。该监管机构对在塞浦路斯投资公司的要求逐渐变得更加严格,而CySEC最新一批的监管法规变化则更加侧重于更为具体的外包业务。

受CySEC监管的经纪商被要求在券商总部或其他欧盟成员国运营其销售及市场部门。这一变化似乎是针对以色列经纪商,以及一直以来将其部分商业活动外包给远东地区,以便于发展当地客户的经纪商。

CySEC表示,受其监管的经纪商难以提供足够的数据来证明其外包业务部门未出现违规操作。这部分外包业务包括以电销及热销等销售策略开展的业务,而这些策略在经纪商中甚为流行,尤其是在二元期权行业。

除此之外,2008年生效的欧盟监管法案MiFID II要求存档与客户的一切交流档案最长七年。

CySEC认为外包业务监管有困难的原因还有:难以监管欧盟以外员工的行为、无法就每一个经纪商外包的经营场所进行随时访问等。

NFA要求外汇经纪商公布更多数据

美国的监管机构是美国全国期货协会(NFA),NFA是根据美国《商品交易法》第17节的规定,于1976年组建的期货行业自律组织,属非盈利性会员制组织,是美国期货及外汇交易非商业独立监管机构。

NFA在2016年11月末更新了对外汇交易商成员(FDM)的报告要求,该报告规定外汇经纪商应当在客户要求下公布相关指定数据,并在明显环境下告知客户这一权利,经纪商还必须向NFA呈递相关文档。

本次规则修改和说明公告旨在加强NFA外汇交易成员对零售客户的保护。1.一旦客户提出要求,外汇交易商须在30分钟内作出及时应答。外汇交易商应在交易开盘前15分钟或开盘后15分钟内钟提供以下数据:1)交易日期和时间(精确到毫秒同步美国东部时间);2)交易系统客户端(买方或卖方);3)交易数量;4)交易货币对;5)交易执行价格(包括订单标识);6)委员会和其他FDM评估费用;7)货币面值佣金和其他费用。

外汇经纪商公布更多数据意味着交易更加透明化,这有利于对零售客户的保护,但在多德弗兰克法案下,美国经纪商早已面临监管方面的诸多限制,公布更多详细数据可能会给美国经纪商带来沉重的经营压力。

事实上,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2015年8月27日批准了NFA提交的规则修改以及新的说明公告。这份在当年5月提交的规则修改加强了对美国外汇经纪商资本要求变化、信息披露以及保证金存款的监管。

2015年1月由于瑞士央行(SNB)宣布放弃欧元兑瑞郎汇价下限,导致瑞郎飙升,令福汇(FXCM)这类经纪商频临破产。事实上,在福汇获得Leucadia National Corp的援助贷款前,该公司已经低于资本要求,此类事件引发了美国监管层的高度关注。

此次规则修改和说明公告旨在加强NFA外汇交易成员(FDMs)对零售客户的保护,详情如下:1.加强外汇交易成员的额外资本要求;2.要求外汇交易成员从除零售对手盘以外的合格合约参与对手盘处收集场外外汇交易的保证金存款;3.要求外汇交易成员采取和实施严格的风险管理计划;4.要求外汇交易成员在其网站上提供额外的市场和公司特有信息的披露,以允许当前和潜在对手盘更好地评估参加场外外汇交易的风险。

参加亚洲交易博览的经纪商中,受NFA监管的经纪商包括嘉盛集团等。

FCA提出对CFD产品更严格的监管规定

去年12月6日英国金融行为监管局(FCA)提出计划对向零售客户销售差价合约(CFD)产品的公司实施更为严格的监管规定,以期改善行业标准,确保消费者被恰当地保护。FCA这一举措被称为行业的“迷你黑天鹅”事件,导致有关经纪公司市值瞬间损失20亿美元。

在英国市场有重大风险的经纪商,包括CMC Markets,IG集团,Plus500和嘉盛等,短期内失去了超过20亿美元的合并市值。市值最大的IG集团受伤最重,遭受了大约11亿英镑的股票价值损失。紧随其后的是CMC Markets,有2亿英镑,Plus500有1.63亿英镑,嘉盛有3000万美元。

像点差交易和滚动即期外汇产品之类的CFD是提供给投资公司复杂的金融工具,并且经常在线上平台进行销售。随着CFD市场中公司数量的上升,FCA担忧更多开户并交易CFD产品的零售客户并不能对这类产品有充分的了解。FCA对CFD客户账户代表样本的分析发现,此类产品的客户中有82%亏损。

因此FAC将实施一系列法规,以试图通过限制CFD产品风险及确保客户获得更多的信息来增进对客户的保护。新的举措包括引入标准化风险警告,并强制供应商公布客户账户的盈利-亏损比例,以更好地展示这些产品的风险和历史表现。

对在CFD中积极交易少于12个月的经验不足的零售客户设定更低的杠杆限制,上限为25:1。对所有零售客户的杠杆封顶为50:1,并根据他们不同的资产风险引入更低的杠杆上限。目前部分提供给零售客户的杠杆超过200:1。禁止供应商使用任何形式的交易或开户奖金作为CFD产品的促销手段。

FCA执行总监Christopher Woolard表示:“缺乏对相关风险足够理解的零售客户在CFD市场的增多令我们深表担忧,因为这将造成快速、大额和意外的亏损。我们对CFD产品引入更严格的法规,以确保该行业能定位目前的缺陷,也使企业能够确保零售客户意识到交易这些复杂产品所涉及的高风险。”

FCA的计划举措是为了确保客户受到足够的保护。一些欧盟成员国对CFD零售商品已经引入了类似的限制规定。与2015年和2016年行业中的大多数黑天鹅事件相反,这次政策的出台在金融市场没有任何关系。

分析称,英国零售贸易行业的规模证明这种干预是正当的,根据FCA提供的数据,经纪公司持有的外汇交易和CFD交易的客户资金基金接近35亿英镑,82%的散户在交易周期中亏损,这个消息对行业来说不应该是一个意外。

此外,FCA正在考虑遵循外汇全球准则,向未受监管外汇现货市场推出更加严格的规定。目前外汇市场尚未有完整统一的全球准则,尽管国际清算银行(BIS)于2016年5月份公布了外汇市场单一的全球行为准则的上半部分,但因该准则在业内备受争议,至今仍未获得广泛支持。FCA的加入或将加快全球外汇市场准则的问世。行业违规现象及相关冲突将得到统一明确的规范。

FCA市场政策主管Edwin Schooling Latter表示,FCA及整个行业正在积极促进外汇全球准则的形成,这个准则有望在2017年5月推出。英国外汇市场30多家公司的高管都参与到了这个项目中来,这已经覆盖到了当地70%的玩家。

参加亚洲交易博览的经纪商中,受FCA监管的经纪商包括嘉盛集团、TeraFX(英国)和IDS FOREX等。

嘉盛集团对监管调整方向的把控往往会走在监管政策前沿,和监管机构有很紧密的沟通,对全球监管机构非常熟悉,既很清楚他们的想法又经常给到他们很多建设性的意见,嘉盛在FCA杠杆比例更改之前和MIFIDII 政策改变之前,已经先于所有其他的经纪商做出相应的调整。

澳洲监管部门令CFD和外汇经纪商难安

澳大利亚金融领域监管机构为澳大利亚证券和投资委员会(ASIC)。根据ASIC法案的规定,任何在澳洲从事金融交易的金融机构均需获得ASIC的认证并申请获得金融服务牌照(AFS Licence),外汇市场也不例外。

拥有ASIC授权的金融服务牌照,全球拥有相关牌照的公司不多于50家,澳大利亚ASIC严格监管和执行,确保公司达到金融市场公平、公正、透明及稳妥之要求,为世界上最严格、最健全、最能保护投资者权益的金融监管体系之一,也是全球最受认可的金融监管机构之一。

目前在澳洲从事外汇市场的金融机构有:银行、外汇交易商、经纪商、外汇信息供应商等。因此所有正规的外汇交易平台只有在具备了AFS号码后方能获得从事金融衍生品交易的资格。

ASIC产品干预的权力下的金融服务咨询预计在2017年底生效。ASIC现任主席Greg Medcraft 2月9日表示,ASIC2017年的监管焦点将集中于“复杂产品”,如CFD,以及整顿金融服务业。

Medcraft先生所提议的这一权力将使得ASIC有能力禁止金融产品,增加产品信息披露义务,修改产品广告,以及限制某些金融产品的发行。业内相关机构和个人此时充满忧虑,静待此项提议一经通过后的相关结果。

CFD和外汇业界已经在近期经历了来自ASIC的严格审查。Medcraft先生保证,该提议旨在“微调”特定的金融产品,而非直接对其进行全面禁止。

然而这并不排除潜在的灾难性变化,如降低杠杆率等。有趣的是,Medcraft先生将于2017年11月卸任ASIC主席,因此业内人士仍需等待并观察新的ASIC主席是否也持相同观点,希望“微调”CFD和外汇行业。

Medcraft先生表示,类似CFD的产品通常将目标锁定为不适合的客户,这些客户从此类产品中获利的可能性更小。而一旦干预权被批准,ASIC将有权禁止此类产品向零售投资者贩售,并为提升行业而作出相应调整。

2016年12月,澳大利亚财政部发布了题为“设计和分配义务及产品干预权力”,澳大利亚政府认可ASIC具有临时干预产品的权力。在提案中,ASIC将被赋予以下权力:对针对消费者的产品警告进行修改和披露材料;关于产品分配的限制标签或术语更改;以及对产品的禁止权。

ASIC将有权禁止金融产品,Medcraft先生表示,禁止具体产品只会在极端情况下发生。ASIC只有在特定的产品对客户造成重大损害是才能行使该权力。

目前还没有迹象表明该项引入干预权的法案将通过议会审查。预计该提案至少到2017年底前都不会成为法律。这当然会受到许多因素的影响。

外汇和CFD行业中的任何变化都将贯穿整个行业。在塞浦路斯监管机构CySEC和英国监管机构FCA纷纷进行取缔之时,许多经纪商寻求替代性的监管制度。ASIC提议的该法案一经通过,将再掀轩然大波。

过去两年来,ASIC在持续打击零售外汇经纪业违规行为的同时已经停止发放新牌照。自2013年1月31日起,所有ASIC监管经纪商应保证净有形资产不得少于50万澳元或收入的5%;到2014年这一标准提升至100万澳元或年收入的10%。

参加亚洲交易博览的经纪商中,受ASIC监管的经纪商包括嘉盛集团、Goldland集团、Markets.com迈肯司和IMPFX帝国汇等。

以色列新法案禁止境外宣传二元期权产品

以色列将禁止以色列公司境外宣传二元期权产品。根据法律草案,持以色列牌照的外汇经纪商将不得在其无监管牌照的国家提供外汇服务等。

除此之外,以色列证券管理局(ISA)将同样禁止向以色列人宣传二元期权产品。该法案已从去年3月其作为一项临时法案实施。以色列财政部部长将被赋予禁止其认为不合适的附加产品的权利。该项法案将于2月28日的会议上提交。

从2016年3月起,以色列二元期权供应商已经被禁止向本国居民提供应产品,不过彼时向国外消费者提供该类产品仍合法。这一法规导致国际上出现对以色列监管部门的不满,并有相关损失及违法指控出现。

此举也被认为是针对离岸司法管辖区制定的,它们向国际公司提供廉价许可证,因此往往会吸引欺诈性实体。

法规草案表示:“这种现象使得以色列的形象在全球尤其是以色列市场上越来越黯淡。”

根据Finance Magnates的分析,二元期权产业每年为以色列经济贡献超过12.5亿美元,并雇用约5000人。

荷兰监管局计划禁止二元期权、外汇及CFDs广告

荷兰已经正式成为承诺对零售金融产品进行严格监管的下一个欧盟国家。荷兰金融市场管理局(AFM)计划限制被政府定位为过于危险的相关金融产品广告。2月21日荷兰监管局发布公报,正式开启与金融服务行业及客户磋商的阶段。

荷兰当局颁布的禁令包括系列针对零售投资者的金融工具。与法国监管机构相反,荷兰金融市场管理局不仅针对零售经纪商,还将商业银行的系列产品包括在内。

高杠杆产品将全面受限,二元期货、外汇和差价合约(CFDs)超过1:10杠杆的将被禁止。荷兰监管机构还对认股权证、或有可转换债券 、期权以及一些超过1:10杠杆的增压产品实施禁令,而这些产品是由商业提供的。

荷兰金融市场管理局还禁止差价合约供应商未给客户提供负平衡保护的广告。只要他们为客户的最大下行提供保障,将可以继续提供产品。

荷兰金融市场管理局的主席Merel van Vroonhoven表示,低利率环境促使很多公司提供、储户追求高风险产品。

法国监管部门正式实施外汇和二元期权电子广告禁令

一向以对金融行业不友好的严格监管著称的法国金融监管部门——法国金融市场管理局(AMF)目前已开始实施其近期颁布的外汇和二元期权电子广告禁令。

AMF已经联系了多家经纪商和分支机构,要求其应金融及货币守则(Financial and Monetary Code)撤下广告。AMF的发言人已经确认该行动。

在经过数月努力后,AMF于上月对经纪商作出最终规定:禁止法国境内一切有关外汇产品和二元期权的电子广告。

不过假如达到相关要求,经纪商仍然能够推销CFD,且在符合监管规定的情况下,暂时没有杠杆限制。

除此之外,AFM要求在法经营的全部经纪商为客户仓位提供保证止损,并提供负差额保护。在开仓前,客户需事先引入止损,在订单开始执行后,客户将无法将其止损范围扩大。在这种情况下,客户的损失将不会超过最初预估。

这一决定为去年底推出的Sapin 2法律的跟进举措。经过对业内人士和零售经纪商客户一段时间的咨询之后,AMF的一般规则手册已经更新。

总结

总体而言,外汇零售行业面临监管趋严已经是不争的事实,这可能是一把“双刃刀”:一方面,对于经纪商而言就好比是套在头上的一顶“颈箍咒”,可能会影响经纪商的积极性和营收,整体市场活性或暂时受到一定影响。但另一方面,对于投资者而言,监管愈发严格应是一个“福音”,对于他们而言是多了一层保障。

当然,一个平台究竟是否靠谱,监管并非唯一因素,但对于那些难以做出抉择的投资者来说,受到更加全面、严格监管的平台更会受到青睐。

从长期来看,监管收紧对于外汇零售行业的发展也将起到积极的影响,各大监管机构的“大招”实际上也是针对行业存在的缺陷和“痛点”来进行的改革,对于规范行业发展运作、促进行业更加良性的发展将有着十分正面而深远的影响。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2017亚洲交易博览”专题页面

版权申明:FX168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我们尊重原作版权,但因数量庞大无法逐一核实,图片所有方如有疑问可与我们联系,核实后我们将予以删除。